新闻中心
上海国际艺术节 | 原创话剧《北京法源寺》,一部“中国式大片”
 

转载自上观新闻

 

 

摘要
《北京法源寺》跳跃的长篇台词让演员们备受折磨,而台词以及由此衍生的复杂性,正是该剧最大吸引力。

 

       导演田沁鑫用“一部中国式大片”形容话剧《北京法源寺》。作为第十八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备受瞩目的原创大戏,田沁鑫执导、集结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北京法源寺》,11月2日起亮相上海大剧院。原定3晚演出由于太受欢迎,又增加了5日下午场。

 

       在田沁鑫看来,《北京法源寺》最大特点在于复杂的时空结构,“这和我们的民族气质不谋而合。美国大片结尾总是很快乐,而我们的民族既快乐也忧伤,无时无刻不在挣扎纠结,如同中国菜有好多烹饪工序、好多味道。”中国国家话剧院等联合出品的话剧《北京法源寺》根据李敖同名长篇小说改编。2012年田沁鑫在台北结识李敖,定下改编《北京法源寺》之约。她多次往返台北与李敖沟通细节,2015年底,话剧《北京法源寺》问世。

 

光绪向四章京伸出手。赵涵 摄

 

       小说《北京法源寺》描绘从1888年到1927年之间的一系列历史事件,以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光绪、慈禧等人活动为脉络,以求变图新改变晚清落后挨打的局面为中心事件,以北京法源寺为核心场所。田沁鑫在剧本改编上截取1898年9月11日至21日十天,作为核心的舞台时间,选取书中光绪召见康有为、维新变法的主张形成、谭嗣同侠之大者的风范、梁启超西学求新的追求等情节,透过宫廷、民间、寺庙三重空间窥见这段残酷历史。

 

       “这部戏讲‘困境中的国家突围’,以史实为基础,将庙堂高耸与人生戏场对碰一下,挺大胆的,但是没有戏说。”田沁鑫把《北京法源寺》视为舞台剧复杂性的小实验,“有海量台词,观众看得过瘾。”话剧《北京法源寺》先后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国家大剧院上演23场,总票房近700万元,受到市场热烈反响。

 

三章京坐于慈禧太后前。 柴美林 摄

 

        有趣的是,演员们谈起该剧复杂性仍“心有余悸”。扮演李鸿章的老艺术家黄小立表示,“传统的表演方法不太适合《北京法源寺》。它和一般的戏不一样,台词有历史性的、哲理性的、半文言的、诗化的。最关键的是角色之间的台词彼此没有联系,各演各的。不像其他戏,忘了一两句词,对手演员可以掩护、接词。尽管我的台词量不大,还是很紧张。更别说有的角色,台词比莎士比亚作品还长。”

 

        扮演光绪的周杰用了20天熟悉台词,“每天在家背词,而且是硬背。讲故事的戏,如果忘词了,可以靠逻辑连上。《北京法源寺》不按逻辑走,台词有时和自己没有关系,有时是史实,有时甚至是角色自己说他死后的世人评价。稍微放松一点,没有仔细听对手演员说什么,可能错过衔接。”周杰坦言,“刚开始几场,我说台词都紧张,当然表演也紧张,只不过观众看不出来。”

 

谭嗣同仰天师徒在侧。柴美林 摄

 

       除了过硬的舞台表演功力,田沁鑫为《北京法源寺》选角另一大标准是贴近历史人物形象。继2003年话剧《家》瑞珏一角,著名表演艺术家奚美娟再登话剧舞台出演慈禧太后。田沁鑫说,“奚老师有满族人的长脸,她坐在那儿,穿着17个绣娘完成的戏服,我恍惚穿越了,像慈禧在眼前。”已转行担任导演的小生贾一平出演“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他的勾勾眼吸引了田沁鑫,“贾一平和奚老师演过电视剧《坐庄》,奚老师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成熟,推荐了他。我还是没有想到,贾一平演戏这么有爆发力,很忘我。他十多年没有演话剧了,但是舞台节奏很好,光彩照人。”贾一平表示,半文言风格的台词让他一度顾虑观众听不懂,“排完了,发现不是这样。只要情感真挚、理性分析,观众完全能听懂,相信角色能做出这样的事。”

 

       田沁鑫概括《北京法源寺》:“晚清这段历史,波诡云谲,影响了中国。在步入现代化进程中,看如何变革。看大事件中的志士仁人,看社会精英,看一个国家级的困局中更多的侧面,是传奇,是故事,是启示,是传承,是精神。”接演《北京法源寺》之前,周杰看了太多盛世历史,”比如唐宋剧,清代剧也是康雍乾为多,不太习惯看衰败历史。《北京法源寺》给了我学习机会,每个角色都用自己方式爱国,满台责任感。大家争执都是为了国家好、民族好。这是一出有关情怀的戏,没有情怀了,活着就太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