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节评论:马林斯基的惊人一声
 

转载自上观新闻

 

 

摘要

会诉说的音色,一定是建立在乐团刻苦钻研从而具备扎实高超的技术功底上,一定是主动汲取文化养料并潜心浸润、修炼才能实现的。要论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是否世界一流,就凭这惊人的一声,够了!

 

       如岩浆奔涌,似间歇泉喷射——捷杰耶夫率领的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19 日晚在上海大剧院返场演奏安可《胡桃夹子》双人舞曲时,在竖琴的波浪声中,由大提琴声部引领乐团奏出饱含情感、极具穿透力的撼人强音,激起观众一阵冲动,甚至于一些观众发出了惊呼声,令人温暖无比、回味无穷。

 

       这不是简单的强音,更不是一般乐团所能奏出的。这是充满能量、以内敛之态蓄势劲射出的浓烈而有热度的强音,凝聚着深厚的俄罗斯文化所特有的一种力量:内敛之刚毅、含蓄之沉稳、老道之雄浑。多年来难得一遇!

 

       其实,这种充满内在张力、丰富厚实的有力乐声,依据音乐作品的发展,在整场音乐会的正式曲目中多次展现,尤以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组曲》演奏为佳,其中魔王卡茨之舞尽显威风。青年钢琴家阿布杜锐莫夫出色演奏了高难度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乐团与钢琴高水准的融合默契,赢得观众热烈的掌声。不过,笔者还有些许不满足,因为,阿布杜锐莫夫并不刻意继承俄罗斯音乐学派的传统风格,他的琴音还留有青嫩的痕迹。

 

       下半场峰回路转,捷杰耶夫携乐团演绎出不同寻常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含蓄而略显清淡却具有内在交织紧张度地描绘作曲家苦涩、矛盾、挣扎继而巧妙隐喻的内心世界,时不时会奏出浓重的乐声,没有渲染,只有较为平静的深沉。或许,这样的演绎更符合当年作曲家不可能露骨表现内心抗拒情绪的氛围,展现了俄罗斯人少见的另一面性格:内敛。

 

 

       音质向来是乐团的门面。衡量一个乐团的水准需要多方面的评估,演奏技术有硬指标要求,音乐表现力则因部分地受地域文化影响而软硬兼具。音质既属于演奏技术的基本要求,又归从多元化的音乐表现力,更是成为优秀乐团的重要条件之一,承载着乐团的文化基因。大体上,德国、奥地利、意大利、英国、法国、美国、俄罗斯乐团乐团个性辨识度很高,北欧、亚洲、南美洲等地交响乐团的音质也各有特色,形成可识别的不同质感。

 

       音色展现乐团的技巧。一个优秀乐团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在些许个性化的高质量音质所具有的本原音色的基础上,还会挖掘乐器和乐手的潜能,从而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漂亮音色。

 

       更重要的是,究竟磨练的音色必须被赋予叙述性,这样才能形成鲜活而动人的音乐之声,即会诉说的乐声!

 

 

       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无论歌唱的人声还是器乐的演奏声,都要会诉说。春秋战国时期,“琴仙”伯牙的琴声引来“知音”钟子期;著名大提琴家罗斯特罗波维奇拉出的琴声,闻之如见其人,刚毅性格之气势扑面而来,又有丰富变幻之色彩;1982 年5 月9 日,上海音乐厅著名长笛演奏家朗帕尔的独奏音乐会上,那独特而本真的音质,透射出一种高贵却质朴的素养,将一曲《夕阳箫鼓》倾诉得如歌如画,不愧是享誉世界的“美声”!

 

       会诉说的音色,一定是建立在乐队刻苦钻研从而具备扎实高超的技术功底上,一定是主动汲取文化养料并潜心浸润、修炼才能实现的。当简单的音阶练习就能表达歌者、乐手的诉说时,那便能促成音乐艺术质的升华,让演奏者有可能臻于心音相通的自由境界。

 

       一本好书可以奠定作家的地位,一门绝活可以支撑手艺人的一生。闲庭信步似的high C 使帕瓦罗蒂成为无可置疑的男高音“王中王”。同理,要论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是否世界一流,就凭这惊人的一声,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