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和职工艺术工作者一起观摩艺术节演出
 

转载自文汇报

 

作者:庄从周


    上海国际艺术节今年的参演剧目多达50台,其中一半以上为原创剧目。在前去剧场观剧的人群里,职工这一群体占据了很大的份额,但给予他们最为直接表达观感的平台却少之又少。11月3日,本报特邀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艺术部部长赵明,和记者一起观摩艺术节重磅演出、话剧《北京法源寺》。一次观摩艺术节精彩演出的整个过程,是记录一位职工艺术工作者对上海国际艺术节观感的最直接方式。

 

  长达165分钟的演出结束后,赵明向记者感慨道,一台高质量的艺术演出或许不能即刻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和艺术取向,但“一场演出”,它就像是一颗艺术的种子,总会带来慢慢萌芽的时机。

 

  10月31日下午16:00职工艺术工作者和记者的第一次沟通

 

  和赵明的相识是在市工人文化宫组织的几次活动中,他作为主持人、策划者,活跃在台前和幕后。曾是武警文工团中的一位歌手,也参演过多部话剧,赵明一路走来和群众文化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去市宫之前,他在沪东文化宫也是专职群文工作。对于职工的文化生活、艺术体验,赵明是很有发言权的。

 

  在电话里,赵明得知记者的邀约后欣然答应,并告诉记者,他一定会事先做好功课。这一次,赵明会和记者一起观看国家话剧院参演艺术节的重磅剧目,由田沁鑫导演执导,周杰、奚美娟、贾一平主演的话剧《北京法源寺》。

 

  11月3日傍晚6点30分大剧院对面咖啡厅

 

  《北京法源寺》将在当晚19点15分准时开演,赵明和记者相约在大剧院对面的咖啡厅见面。有趣的是,那家咖啡厅成为看剧人的聚集点。著名京剧老生王佩瑜、昆曲演员张军、沪上几个剧场的总经理都在那里现身,他们都是来看《北京法源寺》。王佩瑜、张军等人都是自己购票,被圈内朋友推荐而来观看这场演出的。

 

  赵明和记者见面时也遇到了熟人,一位在举办公益乐学时认识的上海京剧院工作的朋友。赵明介绍说,他和很多沪上的文艺院团都有联络,因为很多职工文艺活动离不开上海专业院团的帮助。并且,大家对帮助职工文艺事业发展,都很有积极性。

 

 

  11月3日晚6点50分大剧院回声长廊

 

离开场仍有一段时间,记者和赵明来到了进场口旁边的大剧院回声长廊聊了起来。当天正好是市宫茉莉花职工艺术团的排练时间。赵明表示,每晚7点到9点,他们都会主动地聚在一起。虽然没有一分钱,但这些年来,他们为了艺术已经有了一股凝聚力,而且在艺术上,茉莉花民族乐团已经成了一支准专业的乐团,只要出去参加比赛,几乎每一次都会拿回金奖。  赵明说,茉莉花职工艺术团去年参加了艺术节的“艺术天空”环节,在步行街上和美国的一支管弦乐队一起演出,当时很受观众欢迎,大家都认为他们“是专业的演出团队”。

 

  今年的艺术节,虽然没能继续参加“艺术天空”的表演,但赵明表示,他仔细看了看这次的节目单,感触颇深。在其看来,艺术节今年参演的剧目质量非常高,挑选上颇具巧思。用赵明的话来说,看不到任何低俗、光怪陆离式的娱乐节目,都是致敬传统,给人以正能量的感受的节目。

 

  11月3日晚7点13分演出开始前

 

  临近演出开场,赵明和记者一起等待入场,入场前,赵明满怀期待地说,很久没有看田沁鑫导演的戏了,这一次题材真的很厚重,“我倒是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入戏?我在网上也做了一些功课,知道这台戏的结构还是有一些复杂的。”

 

  他还特地拿了一份演出说明册,翻阅了起来,并指导记者:“别小看这些手册了,其实一台戏所要传递的信息,这本小东西作用很大,就像一场艺术导赏一样,能够迅速地帮助观众走到情景中去。”

 

  两分钟后,《北京法源寺》准点开始,一开场便是谭嗣同、康有为等戊戌变法的重要历史人物出现在台上,一一介绍自己,这种颇为另类的开场方式也让赵明对记者小声嘀咕道:这戏不简单。

 

  赵明这时也把手机调至了静音,屏幕的亮度也调节到了最暗。

 

  11月3日晚10点长达165分钟的演出结束前

 

  舞台上,谭嗣同的扮演者贾一平在探讨佛法时和身边的朋友说,慈悲不就是善良吗?不!慈悲比善良凶猛得多。这句颇为打动人心的台词结合谭嗣同在当时的困境与选择,显得更有力量。

 

  赵明也对这句台词颇为钟爱,他说,大清当时国运到头,谭嗣同这个角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其中的精神信仰令人钦佩。

 

  谢幕时,赵明起身和其他观众一起热烈鼓掌,他回过头来对记者说,这出戏难度太大了,我得好好消化消化。

 

  之后他向记者表示,田沁鑫导演用尽了各种戏剧手法,生者和死者的跨空间对话,历史上虚与实的结合,导演手法可见其深厚的功力。

 

  最令赵明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奚美娟、周杰等演员动辄4、5分钟的大段政论体台词,这其中并无逻辑可言。赵明说,他出演过多部话剧,深知其中的难点。

 

  11月3日晚10点10分大剧院散场阶梯

 

  此时,赵明依然沉浸在剧中角色和那段历史的复杂性里,他说:“我一开始以为导演要告诉我们的是,这已经是一步枯棋了,走不动也动弹不得了。但谁想到,细细琢磨下来并非如此。它抛出的是各种历史观点,给了我们假设性和预言性。”

 

  赵明坦诚道,如果不是静下心来,细细品味,在剧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的确会有出戏之感。“从某种程度上,这是一出挑人的戏。”

 

  挑人,但令人着迷———赵明如此评价《北京法源寺》。他认为,这部作品就像很多好的艺术创作一样,默默地在你心里发芽。或许你只是一个默默无闻、偏爱艺术的普通职工,但就是这么几台好的演出的滋润,心里的艺术种子萌芽了。如果再能有市宫这样的大平台给予展现的机会,这颗种子就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11月3日晚10时20分大剧院门口

 

  和记者观看完《北京法源寺》后,赵明聊兴正浓,他更是谈到曾经红火一时的市宫话剧。  市宫曾经拥有贺国甫、宗福先等一大批出色的工人剧作家,如今,市宫话剧也在重整步伐。赵明说,今年市宫推出了话剧《邹碧华》,在口碑上打了一场胜仗,合作的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他们是专业的话剧团体,无论是演员还是幕后。

 

  “希望在未来,市宫能有一支和茉莉花职工艺术团一样,几乎拥有专业水准的业余话剧团体。”

 

  他也向记者透露,其实市宫在明年已经有了一个颇为宏大的计划,他们已经要打造一支名为星空剧社的团体,模式也会效仿之前颇为成功的茉莉花,但在人员构成和剧目创作上无疑要花更多的心思。“未来,星空剧社也可以创作出专属于工人题材,且极具历史厚重感的作品。”

 

  这位职工艺术工作者再三感谢记者给予他这次观摩艺术节演出的机会,他意味深长地说:“其实我们离艺术节很近,又很远,说到底,艺术需要引路人。上海国际艺术节在做艺术的引路人,我们做职工文艺工作的,更应当仁不让地为职工艺术事业摇旗呐喊。”